世界杯期间中纪委发文披露年轻干部赌球案件!四级警长因赌球卖房举债,被查时手机里仅剩48元 -足球-张宇_网易订阅

世界杯期间中纪委发文披露年轻干部赌球案件!四级警长因赌球卖房举债,被查时手机里仅剩48元 |足球|张宇_网易订阅
最近,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正如火如荼地举行,很多场比赛也曝出大冷门——阿根廷输给沙特、德国输给日本。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11月24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文《莫让赌球毁了年轻干部》,披露了多起80、90后年轻干部因赌球而违纪违法的案件。其中有人因赌球欠下2000万债务、有人为了还赌债用冒名顶替的方式贪污国家征地补偿款,还有交警队的四级警长为了赌球举债卖房,非法所得60多万,被查时手机里却只剩下48元钱……资料配图 图据IC Photo四级警长因赌球欠债收“好处费”被查时手机里仅剩48元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一篇《莫让赌球毁了年轻干部》文章,首先公布了陈科的案件。陈科本是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七大队的一名四级警长。今年2月,这名“80后”干部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4个月,并处罚金15万元。文章介绍,陈科的蜕变始于2014年巴西世界杯。与朋友一起看球的他,抱着“玩一玩”的心态在博彩网站注册了账号,从50元、100元开始,不断加大投注力度,输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不仅输光积蓄、赔上房子,还欠下高额赌债。为了还债,陈科在工作中开始主动接触涉嫌交通违法的当事人,以帮助其免于吊销驾驶证等名义收取“好处费”。经纪检监察机关调查,2019年1月至2020年11月,陈科在七大队工作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20余名交通违法人员谋取利益,非法收受钱款共计60余万元。但是最终被查时,陈科的手机里只剩下了48元。红星新闻记者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今年4月发布的对陈科“以案为鉴”报道中看到,陈科的父母都是高校职工,家境殷实,儿子乖巧,妻子贤惠,陈科也一直都是家人心中的骄傲。大学毕业后,陈科来到南宁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工作。因扎实肯干、工作勤奋,他很快脱颖而出,多次获得单位嘉奖。但就因为赌球,其被查时手机里仅有48元。网络图片“我想把手机上仅剩下的48元转给我的母亲。现在家里一贫如洗,这48元是我作为父亲能够留给孩子的最后一点生活费。”这是他当时声泪俱下给审查调查组提出的一个请求。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披露的另一位“90后”干部,钟垚桢的赌球之路更为疯狂。大学期间就涉赌的他,到浙江省嘉兴市不动产登记服务中心经济技术开发区分中心工作后,更加痴迷网络赌球,甚至在窗口办理登记时一边对着手机下注,一边为群众办理业务。据纪检监察机关办案人员介绍,钟垚桢在网络赌球中欠下债务近2000万元,仅打印其流水账目就使用了近两包A4纸。面对催债压力,钟垚桢伙同同事利用职务便利,通过违规开具“无房证明”等手段,收取房产中介及其客户的“好处费”,给国家税收造成严重损失。目前,钟垚桢涉嫌职务犯罪案件已在嘉兴市秀洲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90后干部招揽赌客赚“人头费”获刑3年2个月《莫让赌球毁了年轻干部》文章称,有的年轻干部不仅是网络赌球的参与者,还成为线下赌局的策划组织者。更有甚者,通过帮博彩网站招揽赌客抽成牟利,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1981年出生的张宇,是云南省玉溪市抚仙湖保护开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原党组成员、总经理。经纪检监察机关调查,2016年10月至2021年9月,张宇与公司同事参照手机软件给出的欧洲杯、世界杯、欧洲“五大联赛”赔率,以买球队输赢的方式进行赌球,并通过微信结算赌资,涉案赌资共计190873.33元。张宇于今年4月被开除党籍,其涉嫌职务违法犯罪问题已移交检察机关审查起诉。而1994年出生的李高峰从小爱好足球,大学期间还加入了校足球队。在观看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时,已是湖南省江华瑶族自治县城北公司工作人员的他开始接触赌球,逐渐把兴趣变成了恶习。随着赌债越积越高,李高峰开始在微信群、QQ群里为博彩网站发布信息招揽赌客,从中赚取“人头费”。其间,李高峰还利用担任征地报账员和资料员的职务便利,通过冒名顶替等方式贪污国家征地补偿款用于还债。今年3月,李高峰因犯贪污罪、开设赌场罪,获刑3年2个月,并处罚金16万元。图片来源:世界杯FIFA官网从世界杯直播弹幕上接触到赌球信息法院书记员陷入赌局对于年轻干部赌球的案件,纪委监察委的工作人员也给出了自己的观察。“我们在办案中发现,一些年轻干部不注重党性修养,拜金思想严重,面对诱惑缺乏定力。”江苏省淮安市纪委监委第一审查调查室负责人徐毅举例说,淮安区法院原工作人员余俊杰,平时追求高消费生活,喜欢买名牌商品,消费水平明显超出收入水平,不得不想方设法寻找赚“快钱”的渠道,包括赌球在内的网络赌博成为其重要选择。《莫让赌球毁了年轻干部》评论称,从涉赌经历看,这些年轻干部大多社会阅历不深、盲目乐观自信,尤其对网络赌球的危害认识不够,往往以“玩”的心态开启“赌”的大门。在把牢理想信念“总开关”基础上,还需进一步强化纪法教育,加大反赌反诈宣传力度,净化网络环境、足球环境。“年轻人辨别是非能力不足,再加上自认为足球专业知识丰富、利用‘聪明才智’一定能赢钱,从刚开始的小心谨慎,到赢了小钱想赢大钱、输了钱又想回本翻身,导致血本无归。”徐毅介绍,余俊杰从世界杯直播弹幕上接触到赌球信息后,自恃对足球赛事十分熟悉,于是开通账号,从小赌变成大赌。红星新闻记者查询后发现,为了让更多人受到警示,2021年9月,余俊杰以视频形式“现身说法”,给淮安市淮安区全体干警上了一堂触及灵魂的教育课。据徐州市纪委监委当时的报道,余俊杰的案件线索是2020年下半年,淮安区委第二巡察组进驻区法院开展常规巡察时发现的,当时的一系列巡察,使余俊杰寝食难安,他意识到自己的违法行为再难“逃过一劫”,最终选择主动投案。红星新闻记者 张炎良 特约记者 水宁责编 邓旆光 编辑 杨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